電話:0551-62879365 62861202
商標維權
聯系我們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 E-mail:ccmy31@163.com
  • QQ:79964057|295732292|1074602982|1489985354|506565216
  • 服務電話:0551-62879365 62861202
  • 地址:合肥市高新區長江西路687號拓基城市廣場金座B幢924-925
商標維權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商標維權
馳名商標的保護和限制
發布者:赤誠商標  來源:赤誠商標   發布時間:2009-10-28
內容提要:對馳名商標提供高水平的保護是馳名商標保護的實質內容。我國商標法對馳名商標的保護,與對普通注冊商標的保護有兩點特殊之處:一是保護范圍擴展到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二是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的禁止權擴展到非類似商品的使用。我國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在許多方面并未達到對普通注冊商標的保護水平,法律有必要對侵犯未注冊馳名商標的行為認定及相應的司法救濟作出更充分明確的規定。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彌補了商標法對注冊馳名商標保護規定的缺陷。然行政機關認定跨類侵犯注冊馳名商標權的法律依據及采取行政救濟措施的法律依據依然不夠明確。在對馳名商標提供特殊保護的同時,也應對其給予必要的限制,要嚴格限定認定主體、認定范圍,在認定方式上應以“被動保護、個案認定'為主。法律應明確規定,限制馳名商標所有人的自我淡化行為,對馳名商標的許可使用和轉讓也應進行嚴格限制。


   “馳名商標'又稱“周知商標'或“知名商標'。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于1996年頒布的《馳名商標認定和管理暫行規定》對馳名商標的定義是指“在市場上享有較高聲譽并為相關公眾所熟知的注冊商標。'我國修改后的商標法已將馳名商標的保護范圍擴展至未注冊的馳名商標,故馳名商標應指經過一段時間使用,在相關領域消費者中具有較高信譽、市場競爭力很強的商標。與一般商標相比,馳名商標屬“特權階層',受到商標法的特別保護;正因它是“特權階層',相關立法也應給予馳名商標以必要的權利限制。


    一、馳名商標的保護

    (一)有關國際條約對馳名商標的保護

    自1883年《巴黎公約》首次引入馳名商標的概念后,對馳名商標進行特殊保護已成為世界立法之趨勢。很多國際性條約都對馳名商標給予了法律保護,而且這種保護是以特殊法律規定的形式對馳名商標加以保護的,現在這種保護正不斷趨向于嚴格化。


    《巴黎公約》是最早規定保護馳名商標的國際公約,該公約第6條之二是對馳名商標保護的經典規定。該條規定:本聯盟各國承諾,如本國法律允許,應依職權,或依有關當事人的請求,對商標注冊國或使用國主管機關認為在該國已經屬于有權享受本公約利益的人所有而馳名、并且用于相同或類似商品的商標構成復制、仿制或翻譯,易于產生混淆的商標,拒絕或撤銷注冊,并禁止使用。在商標的主要部分構成對馳名商標的復制或仿制,易于產生混淆時,也應適用這些規定。《巴黎公約》對馳名商標的保護采用的是相對保護主義,即:禁止他人將與馳名商標相同或相似的商標在與商標所有權人相同或近似的行業中注冊和使用,至于在非類似的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則是被允許的。


     為了切實防止馳名商標的聲譽、識別性和顯著性特征受到不當利用的損害,許多國家對馳名商標實行了絕對保護主義,禁止他人在任何行業,包括與馳名商標商品不同或不相類似的行業中進行注冊和使用與馳名商標相同或相似的商標,馳名商標所有人還有權禁止非商標商業標志的使用。《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協議)確立了高于《巴黎公約》的保護標準,對馳名商標實行跨類保護。該協議第16條第3款規定:巴黎公約1967年文本,原則上適用于與馳名商標所標示的商品或服務不類似的商品或服務,只要在不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該商標而會暗示該商品或服務與馳名商標所有人存在某種聯系,使馳名商標所有人的利益可能因此受損。


     (二)我國現行立法對馳名商標的保護

     在修改前的商標法中,我國對馳名商標基本上未作規定,司法實踐中,遇到馳名商標的保護,不得不從我國承諾加入的有關國際公約中找依據,此時我國法律對馳名商標的保護與國際上對馳名商標的保護嚴重脫節。對馳名商標提供高水平的保護是馳名商標保護的實質內容。我國加入《巴黎公約》之后,無論是立法還是執法都體現一個共同的主題,即為馳名商標提供高于普通商標的保護。2001年10月27日,我國對商標法進行了第二次修正,結合TRIPS協議的要求及我國對馳名商標保護之實踐,以馳名商標是否在中國注冊為標準規定了兩種情形。一是該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的情形,即“就相同或者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二是該法第13條第2款規定的情形,即“就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已經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誤導公眾,致使該馳名商標注冊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由此可見,我國商標法對馳名商標的保護與對普通商標的保護相比較有兩點特殊之處:一是保護的范圍不僅包括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還包括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二是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的禁止權不限于類似商品上的近似使用,而是擴展到非類似商品的使用。


      1、對未在中國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

      我國在商標權的取得方式上一直奉行注冊取得制度,注冊是取得商標權的根據,未注冊商標一般得不到法律保護。未注冊商標與注冊商標沖突時,注冊商標優先。根據注冊在先原則,首先使用商標的人如果不及時申請注冊,一旦被他人搶先申請注冊后便無法對該商標取得商標權。基于商標權獨立原則,在其他國家注冊的商標,在中國未注冊的不受保護。這種“不注冊,不保護'的原則,對馳名商標所有人可能導致很不公平的結果,一些馳名商標雖未在中國注冊,但其真正擁有者是長期使用并為培育該商標聲譽付出努力的經營者,當馳名商標被他人搶先注冊或使用時,必然對該馳名商標及其擁有者的正當權益造成損害。因而有必要對注冊取得原則作出例外規定,即商標權可因馳名而取得。具體內容就是商標法第13條第1款的規定。根據該規定,如果某一馳名商標沒在中國注冊,其權利范圍限制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這樣規定并不違反《巴黎公約》及TRIPS協議的基本要求,同時也符合我國商標保護領域的實際情況。實際上,在我國商標保護實行注冊原則的情況下,對未注冊馳名商標加以保護,這本身就體現了對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這一規定在一定范圍內吸收了商標權使用取得原則的合理成份,賦予未注冊馳名商標人以商標權,有利于在商標法領域實現實質上的公正,也順應了商標國際保護的潮流。


      




        具體而言,根據商標法和商標法實施條例及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所有人(下稱“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享有以下權利:(1)如他人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的規定,在商標注冊過程中,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可以請求商標局駁回他人的注冊申請。(2)如他人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的規定,在商標評審過程中,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撤銷他人已注冊的商標,其權利行使期限為自他人商標注冊之日起五年內;對他人惡意注冊的,馳名商標所有人不受五年時間限制。(3)他人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有權請求人民法院判令行為人承擔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4)他人使用與未注冊馳名商標相同或相似的商標用于相同或類似商品上,容易導致混淆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可以請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禁止使用。(5)認為他人將其未注冊馳名商標作為企業名稱登記,可能欺騙公眾或者對公眾造成誤解的,未注冊馳名商標有人可以向企業名稱登記主管機關申請撤銷該企業名稱登記。


       由此可見,在未注冊馳名商標與普通注冊商標發生沖突時,法律優先保護未注冊馳名商標。然而,我國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在許多方面并未達到對普通注冊商標的保護水平,與對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相比更不能同日而語。首先,我國商標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并未把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的行為明確規定為侵權行為。商標法第七章只規定了對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對商標法第52條第(五)項規定的“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商標法實施條例》和最高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若干解釋》)所列舉的情形中不包括違反商標法13條第1款的行為。其次,根據《若干解釋》第二條的規定,實施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的行為,行為人只應承擔停止侵害的民事法律責任,并不存在適用其他民事責任問題,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無權要求侵權人承擔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賠償損失、消除影響等民事責任;法律也未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該類案件中可以對行為人作出罰款、收繳侵權商品等民事制裁決定。第三,在行政處理上,對違反商標法第13條規定的行為,《實施條例》規定工商部門可以收繳、銷毀商標標識,商標標識與商品難以分離的,一并收繳、銷毀。該規定可以適用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的情形。但對違反該款規定的行為,法律并未規定工商管理部門可以對行為人實施包括罰款在內的其他行政處罰措施。第四,法律亦未規定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有權在訴前向法院申請采取責令停止有關行為和財產保全的措施及申請訴前保全證據。第五,對未注冊的馳名商標,不實行跨類保護。如果他人將復制、摹仿、翻譯的未注冊馳名商標在不相同或不相類似商品上作為商標使用,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無權禁止他人注冊和使用。可見,我國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采取了謹慎的態度。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大概是對商標權注冊取得原則的維護,以督促馳名商標所有人將其商標在中國注冊。盡管如此,在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方面,商標法及有關法律的規定仍顯欠缺。商標法在明確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專用權'的同時,對違反商標法13條第1款規定的行為,除《若干解釋》規定行為人應承擔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外,其他法律、法規沒有對侵犯未注冊馳名商標行為的認定及相應的司法救濟作出規定,出現了有權利而救濟不足的局面,這非常不利于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實際上,在我國未注冊的馳名商標大多是外國的馳名商標,我國企業所擁有的馳名商標幾乎都是注冊商標。僅僅因為馳名商標未在中國注冊而讓商標所有人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在司法和行政救濟方面甚至還達不到對普通注冊商標的保護水平,顯然不符合對馳名商標進行特殊保護的精神。因此,在未來立法中,有必要對未注冊馳名商標專用權行政救濟和司法救濟方面作出更充分明確的規定,真正實現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


       2、對在中國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

       傳統的商標保護主要是針對商標的區別功能設計的,其理論依據為混淆理論,制止“混淆的可能'是商標保護的核心問題。商標法第51條規定:“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然而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商業化程度的不斷提高,馳名商標所蘊含的巨大商業價值日益為人們所矚目。馳名商標權利人利用其卓越的商譽引導著購買力,而不單是利用商標區分不同產品和生產者。所以擴大保護范圍成為馳名商標保護的主題。顯然,混淆理論不能解決對馳名商標的保護問題。于是,在混淆理論的基礎上進而發展出淡化理論。所謂商標淡化,俗稱“搭便車'、“坐蹭車',是指無權使用人將與馳名商標相同或相近似的商標用于與該馳名商標不同類的商品上,導致消費者對商品來源及其在其它方面與生產者的關系產生了誤認或混淆,進而使該馳名商標的特殊吸引力和識別、廣告作用發生弱化,損害、玷污馳名商標商譽的行為。反淡化理論突破了傳統意義上以是否存在混淆為區分的商標權保護原則,并不考慮馳名商標所有人與淡化行為人之間有無競爭關系和消費者混淆、誤認的可能性,而著眼于馳名商標所形成的巨大價值不被他人的行為所侵損。


       我國商標法引進反淡化理論僅適用于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下稱“注冊馳名商標')。根據商標法第13條第2款的規定,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的禁止權,不限于類似商品上的近似使用,還包括非類似商品的使用。這一規定實現了對注冊馳名商標的跨類保護,從而使對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水平,明顯高于對普通注冊商標和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水平。具體而言,前文所述未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享有的“特權',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當然享有;商標法對普通注冊商標保護的一般性規定適用于注冊馳名商標;如當注冊馳名商標與普通注冊商標發生了沖突時,優先保護注冊馳名商標;未經馳名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馳名商標相同或近似商標等行為,當然構成對注冊馳名商標專用權的侵犯。


      與未注冊馳名商標相比,法律、法規對注冊馳名商標保護的規定較為完善。在司法實務中,通過適用商標法關于馳名商標的特別規定以及對注冊商標的一般規定,基本可以解決問題。然而最高法院《若干解釋》出臺前,相關法律對注冊馳名商標的跨類保護不夠嚴密。商標法及其實施條例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多種情況,并未將有關馳名商標的跨類侵權行為列入其中,這不利于對注冊馳名商標提供特別的保護。最高法院的《若干解釋》彌補了上述法律缺陷,明確將違反商標法第13條第2款規定的行為,歸類于侵犯商標權的行為,應當承擔包括賠償損失在內的各項民事責任。然而以司法解釋彌補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疏漏,只是一種權宜之計,它僅對法院審理馳名商標侵權糾紛案提供法律依據,而商標法及實施條例的疏漏依然存在著,行政機關認定跨類侵犯注冊馳名商標權的法律依據及采取行政救濟措施的法律依據,依然不夠明確,在目前情況下,只能適用商標法52條第(五)項關于“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這一兜底條款,即,將未經注冊馳名商標所有人許可,在不相同或不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馳名商標相同或類似商標的行為,依據此規定認定為侵權行為,然后再對馳名商標進行跨類保護;所以盡管最高法院已頒布了司法解釋,但商標法本身仍需進一步完善。在未來的立法中,還有必要對同類侵犯注冊馳名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規定比普通注冊商標更加特別的保護措施,提高對注冊馳名商標的保護水平。


      二、馳名商標的限制

      盡管對馳名商標保護的法律規定仍有缺陷,但客觀地說,對馳名商標已經給予了其遠遠超出其他知識產權保護水平的待遇,法律的天平已經明顯傾向于馳名商標所有人。社會上、輿論中對馳名商標過分的關注及不當炒作,從另外的角度又給馳名商標涂上些過分神圣的色彩。一些商標所有人想方設法申請認定馳名商標,甚至一些不具備條件的商標,通過商家不正當的運作也能戴上一頂“馳名'的桂冠;一些馳名商標所有人也存在著濫用馳名商標“特權'的現象,擾亂了市場秩序。因此,在對馳名商標提供特殊保護的同時,也應對其給予必要的限制。我國商標法律法規僅規定對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而對馳名商標進行特殊限制的規定明顯不足,顯然不符合權利義務對等原則。


      (一)對認定馳名商標的限制

      馳名商標的認定與特殊保護密切相關,認定是實施保護的前提。如果認定主體過多,認定的范圍過濫,認定的方式過于主動,就會造成馳名商標滿天飛,對那些真正具有較高商譽和雄厚實力的馳名品牌的保護是不利的。


      1、認定主體的限制

      我國工商行政管理局頒布的《馳名商標認定和管理暫行規定》第三條規定,對馳名商標的認定機構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條規定,商標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可以認定其商標是否構成馳名商標。商標主管機關依法行使商標注冊和商標管理的權力,掌握著工商企業商標注冊和使用的情況,通曉商標法律,由主管機關認定馳名商標,具有權威性和公正性保證。而根據國際通行的做法,法院在個案中可對馳名商標作出認定。近年來,我國知識產權法理論界和實踐部門逐漸對人民法院有權在個案中認定馳名商標取得了一致的傾向性意見。2001年7月17日,最高法院頒布的《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域名糾紛案件,根據當事人的請求以及案件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涉及的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依法作出認定。2002年10月16日,最高院頒布的《關于審理商標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商標糾紛案件中,可以對涉及的商標是否馳名依法作出認定。所以我國有權認定馳名商標的應是商標行政主管機關和人民法院,其他任何組織不得認定或采取其他變相方式認定馳名商標。尤其是商標所有權人更不能隨意自封其商標為馳名商標;廣告經營者和宣傳媒介為某產品作宣傳時,商標所有權人未提供有關部門認定材料的,也不能給所宣傳的商標冠以馳名的稱號。


       2、認定范圍的限制

      《商標法》第14條對認定馳名商標應考慮的因素作出了規定,即:(1)相關公眾對該商標的知曉程度;(2)該商標使用的持續時間;(3)該商標的任何宣傳工作的持續時間、程度和地理范圍;(4)該商標作為馳名商標受保護的記錄;(5)該商標馳名的其他因素。人民法院和商標主管機關對馳名商標的認定應當嚴格依照上述標準依法進行。那些宣傳工作持續時間和使用持續時間不長、相關公眾知曉程度不高的商標,不能認定為馳名商標。


       3、認定方式的限制

       根據商標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的規定,有關國家機關認定馳名商標以當事人的請求為前提,人民法院或商標主管機關在處理侵權糾紛或權利沖突時,有必要認定某個商標是否馳名,是以商標所有人的請求啟動的。當事人未主張的,商標主管機關和人民法院不予主動認定。這說明我國對馳名商標的認定采取了“被動保護,個案處理'的國際通行慣例,從而改變了歷年來實行的“主動認定為主、被動認定為輔'的基本保護模式。說明了我國在馳名商標保護中越來越多地考慮了依據現實中的具體情況,進行判斷認定的理性做法。


       采用“被動保護、個案處理'的新原則是政府履行入世承諾、規范行政行為、提高行政效率及與世貿規則接軌的需要。之所以采用這一認定原則,還因為商標馳名因素的不確定性,即商標是否馳名與商標所有人的經營和市場競爭密切相關,屬于動態的事實,而不是一成不變的。在商標確權和侵權糾紛案件的處理中,如僅以大批量認定的馳名商標為依據,將可能使喪失馳名條件的商標受到特殊保護,而那些已具備馳名條件的商標則得不到特殊保護。另外,一個商標成為馳名商標,它不可能同時在世界任何地方或者在一個國家所有地區都馳名。上述問題的解決都需要通過個案認定來解決。具體而言,在商標確權或侵權的案件中,當事人提出商標馳名的證據,商標行政主管機關或司法機關根據證據,依照標準,對其進行馳名商標的保護,這種保護僅僅對于個案有效,不得針對第三者,也不能針對市場競爭者。如果再次遇到商標是否馳名的判斷問題時,可以作為曾受馳名商標保護的記錄,但只能作為下一個案件的參考依據。考慮到方便當事人訴訟和人民法院審判,最高法院《若干解釋》規定了對馳名商標認定的具體操作辦法,人民法院認定馳名商標要在具體案件的審理中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及案件的具體情況進行;原告未提出主張的,或者根據案情無需認定馳名商標的,人民法院不予認定;對方當事人對涉及的商標馳名不持異議的,人民法院不再審查。上述規定體現了被動保護的原則。當然,對馳名商標的同類侵權行為,如發生糾紛時無需對被侵權商標是否馳名作出認定,適用法律對普通注冊商標保護的規定即可。


      總之,采取“被動認定、個案處理'的方式,可以避免馳名商標過多過濫的現象,改變馳名商標的“終身制'待遇,減少馳名商標的“通行證',促進市場機制的健康發展和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當然,實行“被動保護、個案處理'的原則一般適用于商標確權或侵權案件的處理中,并不排除商標主管機關根據商標所有人的申請,對馳名商標進行批量認定的情形。但在個案的處理中,有關機關應有權對已經認定的馳名商標是否仍具備馳名標準作出新的認定。


      (二)對馳名商標所有權人的限制

      1、禁止和限制馳名商標所有權人的自我淡化行為

      市場中,假冒馳名商標的現象長期屢禁不止,馳名商標一直是不法侵權者覬覦的主要對象。然馳名商標所有人自己將其所擁有的馳名商標不經任何法定程序任意使用于自己生產的其他商品之上的現象也在一定程度上擾亂了市場秩序,不僅使其馳名商標淡化,而且損害了消費者利益。首先,馳名商標所有人自我淡化的行為必將親手葬送自己辛苦打拼而獲得的商譽。正如美國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分會主席史密斯所說的,“表面上無關的使用,實際上會破壞商標同初始商品或服務的自動聯系,以及同廣告創造的有利形象的聯系,并最終損害商品的銷售力。'其次,馳名商標所有人自我淡化的行為常常會誤導消費者,使其誤以為新產品亦屬于馳名商標的商品,或者商品與馳名商標所有人之間存在關聯,從而導致誤購。而誤購的商品有可能是質量低劣的產品。第三,馳名商標所有人自己“搭便車',輕而易舉地占有市場,也是排擠同類營業者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所以,馳名商標的自我淡化既害人又害己,法律應作出明確的規定,對此種行為加以限制和禁止。根據商標法規定,注冊商標的使用嚴格限制在核準注冊的標志和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上;商標注冊申請人在同一類別的其他商品上使用的,應當另行提出注冊申請。而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法律還應規定,馳名商標需要注冊在其他商品上的,對其另行提出的申請,應當進行嚴格審查,并予以量化限制,規定另行注冊的商品不能超過一定的范圍和類別。


      2、限制馳名商標的許可使用和轉讓

       根據商標法規定,商標注冊人可以轉讓注冊商標,受讓人應當保證使用該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商標注冊人可以許可他人使用其注冊商標,許可人應當監督被許可人使用其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被許可人應當保證使用該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商標法雖規定了商品質量控制的條款,但對馳名商標的轉讓和許可使用并未規定更嚴格的質量要求,即對被許可人和受讓人的產品質量應達到何種程度未作出規定,不能不說是一缺陷。因為,與普通商標相比,馳名商標的商品質量一般較高,知名度和信譽也高于普通商標。如注冊馳名商標許可他人使用,有可能出現同一馳名商標,商品質量有別的現象;如馳名商標轉讓給他人,就可能出現該馳名商標的商品質量降低的情況。而被許可使用人或受讓人未經過任何認定程序,就輕而易舉地使其產品享受馳名商標待遇,受到特殊保護,顯然不符合市場平等競爭法則。因此法律應作出規定,嚴格限制馳名商標的轉讓和許可使用,只有受讓人或被許可人的產品質量達到與馳名商標商品相當的程度,轉讓合同或許可使用合同才有效,否則,應確認為無效。同時對馳名商標使用許可合同的備案和轉讓合同的核準手續,也應作出更嚴格的規定。


       綜上所述,法律應對占據較高起點的馳名商標提供高于普通商標的特殊保護,并使馳名商標的“特權'能夠有效行使。另一方面,在給予馳名商標越來越完善的法律保護之后,還應當平衡馳名商標權人與社會公眾――消費者和其他市場主體之間的利益關系,把禁止馳名商標權利濫用的相關內容寫進法律。

關于我們 | 行業新聞 | 商標注冊 | 注冊指南 | 專利代理 | 商標知識 | 商標法規 | 聯系我們
地址:合肥市高新區長江西路687號拓基城市廣場金座B幢924-925 電話:0551-62879365 0551-62861202 13637063315 13696515696
Copyright 版權所有: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安徽中凡科技有限公司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在線咨詢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在線咨詢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在線咨詢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在線咨詢

  • 合肥赤誠商標事務有限公司

    在線咨詢

(^ω^)MG K歌乐韵游戏规则 四川麻将胡牌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棋牌app推广 麻将手游助手免费授权码 体育彩票票app 山东11选5杀号定胆 数字货币特征 美女棋牌真人陪玩 熊猫麻将辅助 廊坊彩票大奖 二肖中特期期九龙心水 极速11选5娱乐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派彩电子 瑞波币价格怎么那么低 全民十三水怎么玩